欧亿平台报告丨老旧水利重生记

一大早,云浮罗定市生江镇碗窑村60岁的李伯就动起了锄头,给家门口的八分地松土,准备今年新种些果树。

“农事渐兴人满野”,日前,《南方》杂志记者行走田间地头,看到在我省各地,无数像李伯这样的农民,已经投身到春耕的火热场景中。

水利是农业的命脉。省内众多水利工程建于上世纪50至80年代,为南粤大地的农业生产打下坚实基础,如今许多已老化失修。《南方》杂志记者在粤东西北和珠三角各选取了一个点进行深入调研,发现虽然存在多种困难,但各地正行动起来,积极对老旧水利的运行和维护进行破题,保障了春耕的顺利进行。

1粤东陆丰:确权小型水利

陆丰属于易涝易旱的地区,农田灌溉、防洪防涝全部依靠全市大大小小的水库、水闸。这些水利工程大多建于上世纪50至70年代,运行时间较久,安全隐患多。即便如此,陆丰仍保持着洪涝灾害群众零伤亡的记录。

 

何以能如此?陆丰靠的就是基层水利人的责任担当。

从市区朝西北行车12公里,就到了箖投围水库。水库管理处主任蔡镇演介绍说:“箖投围水库始建于1959年,是一宗灌溉、防洪的蓄水工程,灌溉1.5万亩农田,保卫人口8万多。”《南方》杂志记者看到,在水库大坝前立着责任牌。蔡镇演说:“水库日常养护经费不足,除草、防治白蚁都是问题,我们工资拿得少,工作还是要做好。遇到问题,请示市的水库责任人协调解决。”

 

陆丰全面推行“河(库)长制”。

 

位于陆丰市区的螺河桥水闸建于1966年,它不仅仅是一座水闸,同时曾是连接螺河两岸的一座人车通行的桥闸。上年纪的陆丰人都知道,当年它是广汕公路的一部分。除此之外,螺河桥水闸灌溉农田8.71万亩,总供水人口达80万人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该闸已评定为“四类闸”,必须拆除重建。陆丰市水务局局长庄木辉告诉《南方》杂志记者,2011年已上报要移址重修,该水闸现已列入病险水闸规划,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报告,并通过省专家审核,总控制造价6亿元。这期间,保障水闸的安全运营靠的是日常管理和维护。

老旧水利工程普遍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。针对这个问题,从2017年开始,陆丰市水务局开展了小型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工作,对全市小型水利工程进行了产权明晰,对工程管理主体、范围、责任、制度进行了明确,设立基层水管协会,并由市财政解决了部分维修养护经费。

庄木辉说:“我们正在探索新的管理模式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推行按区域或水系建立专门管理机构,建立健全小型水利工程巡查人员财政补助机制,着力保障小型水利工程巡查人员经费。推行管养分离等多种服务形式,推进社会化、专业化维修养护服务。”

2粤西罗定:培育用水协会

在罗定市附城镇水溪村,清泉奔涌在上世纪50年代兴建的渡槽里,顺着引水渠流入方圆数公里的田间。渡槽下“冬眠”的农田已经被水流“唤醒”,引水渠每天有“渠长”来回巡视,遇见漂浮物和淤积物就当即处理。

罗定历史上是个水资源短缺的地区,当地人民在上世纪50至80年代大兴水利,形成“长藤结瓜”的格局,把荒地变成良田,把“饿定”变成粮仓,这些水利工程至今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 

罗定金银河水库风景如画。

“市里设置了300个编制,对市属水利项目进行运维。但大批的镇、村级水利工程‘重建轻管’的情况比较突出,水利最后一公里无法抵达。”罗定市水务局局长谭荣佳告诉《南方》杂志记者。

谭荣佳清楚地记得,去年一次接报引太工程一处渡槽发现裂缝,他马上向市委报告,并立即指挥断水抢修:“极小的裂隙都可能引起渡槽崩坏,下游整个村庄都有可能被冲垮。”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